“毒胶水”溜进了医疗公司

观点 | 2022-08-06| 9

与稳健医疗、振德医疗并称为“国内三大医用敷料龙头”的奥美医疗,因“毒胶水”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该事件已造成1人心梗死亡,43人中毒,270人有接触史。荆门市卫健委已介入调查。

“毒胶水”再现江湖?

8月5日早间,国内医用敷料龙头奥美医疗公告称,近日子公司奥美(荆门)有部分员工出现身体不适症状,经诊断为中毒事件。经初步判断,疑似中毒原因系吸入PET(聚酯)胶水释放的四氯乙烷导致。

经对与该车间有接触史人员进行的多轮健康检测,共有指标异常人员43人,均在医院进行治疗,其中1名员工在治疗过程中突发急性心肌梗塞病亡,其余员工尚在治疗中。

实际上,奥美医疗此次“甘愿自爆”,或是在多重压力下的“无奈之举”。早在8月2日,陆续就有报道称,奥美医疗出现生产事故,更是有愤怒的网友表示,“这么大的事故压这么多天,奥美医疗该好好查查了”。

根据5日下午最新“荆门发布”官方通报,7月31日上午,荆门区接到荆门市疾控中心通知,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先后收治3名肝功能等指标异常人员,均系奥美(荆门)湿巾车间员工,疑似发生中毒事件。目前已流调出与湿巾车间有接触史的共270人。荆门市卫健委也已介入调查。

这样同时证明,奥美医疗的此番公告,已经距离事件发生过去5天时间。

 

“毒胶水”的毒从何而来?

“PET胶水本身没有毒。”常州市和东工业材料公司销售人员告诉市界。

另一家专门做胶水生意的厂家聚力胶粘负责人秦女士表示:“PET胶水没有毒,因为每一款PET胶水基本都是定制的,用的都是环保材质,要是有毒可能添加了劣质成分或有毒成分。”

在PET胶水中添加哪些成分取决于什么用途。和我们常见的502胶水不同,PET胶水主要针对的是塑料材料的粘接,一般需要用表面处理剂处理后粘接。像变压器、电视机、录音机零部件和外壳的粘接都需要PET胶水。根据奥美医疗公告所说,该PET胶水仅应用于荆门奥美特定客户定制的采用PET塑料硬盒包装的产品。

四氯乙烷在工业上广泛用作溶剂,能与乙醇、甲醇、乙醚、氯仿、苯、四氯化碳、二硫化碳等混溶,是用于化学合成的原料。一般不会被添加进PET胶水中。四氯乙烷不燃(除特定条件)但有毒。此外,具有遇金属钠及钾有爆炸危险,在接触固体氢氧化钾时加热能逸出易燃气体,遇水促进分解,受高热分解产生有毒的腐蚀性烟气危险性。由于其毒性,四氯乙烷在美国早已不再广泛使用。

2014年,央视曾曝光过广州鞋厂工人因“毒胶水”中毒事件,当时医院给受害人开具的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结论是“二氯乙烷中毒”。在那起40多人中毒的“毒胶水”事件中,4人最终不治身亡,5名患者症状严重,包括股骨头坏死等情况。

造成这一悲剧的原因是,当时很多生产商家受巨大的利益驱使,大量使用价格低廉、同为溶剂的二氯乙烷作为原料,因为环保材料的价格几乎是二氯乙烷的两倍以上,许多厂家在胶水中添加的二氯乙烷最高含量达40%,远高于国家规定不得超过0.5%的剂量。

有些价格低廉的皮鞋、箱包等散发出的刺鼻味道其实就是来自粘合皮鞋的胶水,这种胶水往往含有多种有毒化学物质。

有毒和没毒的胶水,关键就看用怎样的溶剂。相较于二氯乙烷的添加规定,对照国家毒性物质的分级标准,四氯乙烷为中等毒性的物质,危害主要是慢性毒性。因此它的使用受到严格的限制,主要是工业使用。

一位胶水厂家表示都没听过四氯乙烷,而二氯乙烷也并不是在每款胶水中都会添加使用,他表示:“如果稠就需要加一下。”

作为一种有毒物质,四氯乙烷主要对中枢神经系统有麻醉作用和抑制作用,可引起肝、肾和心肌损害。短期吸入主要为黏膜刺激症状,急性及亚急性中毒主要为消化道和神经系统症状。

奥美医疗8月5日的公告除了说明事件情况,还称该胶水所涉生产流程为PET塑料硬盒的封盒过程,所涉生产流程仅限于荆门奥美,不涉及奥美医疗生产的其他产品和其他生产流程。

同时,这一单价值220万元的项目是公司首次引入生产,对于公司是否停产以及事故原因,市界也就此事多次致电奥美医疗董秘,均无人接听。此外,奥美医疗也未对市界提出的一系列问题进行回复。

 

背后神秘“三巨头”

据奥美医疗公布的招股书等内容来看,涉事的奥美(荆门)医疗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2亿元,主要从事产业用纺织制成品生产与销售、卫生用品和一次性使用医疗用品销售等业务,为奥美医疗全资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2021年参保人数只有264人,而中毒的40多人,所占比并不小。

至于身为母公司的奥美医疗,则是国内医用敷料龙头企业,与稳健医疗、振德医疗并称为“医用敷料三巨头”。敷料简单来说是包扎伤口的用品,包括纱布等,而奥美主要服务于包括美国在内的海外地区,并为强生等企业提供OEM代工生产,2021年的境外营收比例高达80%。

同样在2021年,奥美医疗的业绩出现罕见下滑,实现营收29.26亿元,同比下滑23.7%,归母净利润更是同比暴减62.75%,仅为4.31亿元。奥美医疗给出的解释是,主要系受防疫物资价格下跌的影响,这显然也是其此前布局口罩业务所留下的“后遗症”。

此番“毒胶水”事件,似乎并未对奥美医疗的股价造成太多冲击,截至8月5日收盘,奥美医疗跌2.1%,报12.6元/股,总市值79.8亿元。不过,若将时间线拉长,从2020年2月的39.05元/股算起,奥美医疗在两年半的时间里跌去67%。

值得一提的是,奥美医疗的股权结构较为简单,前九大股东全部为自然人持股,丝毫没有股权架构的说法。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董事长崔金海持有奥美医疗23.02%股份,为第一大股东,配偶万小香持有9.87%股份,两个儿子崔辉与崔星炜,均分别持有2.36%股份,一家四口合计持有奥美37.61%股份,为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

奥美医疗并非崔金海一家人掌握完全的话语权。同样截至第一季度末,程宏以15.14%的持股比例为第二大股东,陈浩华则以14.07%比例为第三大股东,两者的持股比例合计接近30%,而上述两人与崔金海一样,都可谓奥美“元老”,也是合计持股超50%的“三巨头”。

关于崔金海等人的公开资料并不多,通过一些专访类报道可以得出的是,20世纪80年代末,崔金海就开始涉足医用纱布生产领域,而当时中国的医用纱布还较为落后,不仅医院用的纱布非常少,也没有工厂专门为医院生产。发现商机的崔金海,不久后创办香港奥美,也就是奥美医疗的前身,开始主攻这一领域。

上述说法的真实性,可从奥美医疗给出的资料中得出证实。崔金海出生于1959年,曾在湖北天门纺织总厂工作过一段时间,并在1992年至1997年任职于深圳奥美卫生用品有限公司。1997年,崔金海创办香港奥美,担任其董事长、总裁职务。

实际上,深圳奥美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正是奥美医疗“三巨头”产生交集的地方。除崔金海外,程宏和陈浩华都于同一时间在这里工作过,而在这之前,程宏曾在武汉钢铁等企业效力,而陈浩华曾是公职人员。

天眼查显示,深圳奥美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8万美元,生产经营手术垫、腹部垫及其它医用敷料和医疗卫生用品,且产品70%用于外销,股东包括香港奥美实业公司及湖北省仙桃市卫生材料厂。不过,该公司早已处于吊销营业执照状态,变更记录也停留在了1994年,之后,崔金海几人便又同时来到香港奥美工作。

实际上,陈浩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奥美医疗的“二号人物”,但从2020年8月起,陈浩华开启了大规模套现之旅,到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里,共进行11次有统计的套现,每次减持数量在十万至百万级别不等。经过计算发现,陈浩华至少套现1430万股奥美医疗股份,价值可达3.2亿元。

因上述频繁套现,陈浩华的持股比例出现大幅下滑,从第二大股东变为第三大股东。不仅如此,陈浩华还选择脱离奥美医疗管理层。今年5月,奥美医疗公告称,陈浩华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职务,并将不在公司及公司控股子公司任职。套现几个亿后,陈浩华最终选择身退幕后。

可是,围绕在奥美身上的问题却从未间断,除股东套现离场、公司董事、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杜先举子女短线交易等争议外,经济观察报还曾在2018年奥美上市前夕,以《5年24起质量事故 奥美医疗是否涉嫌有意隐瞒?》为题报道,指出2014年至2018年,美国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官方网站披露了24起涉及到奥美医疗产品的质量事故,但奥美在招股书中对上述情况只字未提。

上市短短几年,奥美医疗已然经历不少的大小风波,而它似乎每一次都能全身而退。

下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毒胶水”溜进了医疗公司

“毒胶水”溜进了医疗公司

与稳健医疗、振德医疗并称为“国内三大医用敷料龙头”的奥美医疗,因“毒胶水”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该事件已造成1人心梗死亡,43人中毒,270人有接触史。荆门市卫健委已介入调查。

观点 9 2022-08-06
男人“力不从心”,别怪电动汽车

男人“力不从心”,别怪电动汽车

尽管是一项纯粹的科技产品,但电动汽车从不乏都市传说。 早在2015年深圳开始推广纯电动出租车时,关于电动汽车的都市传说便甚嚣尘上,首当其冲的便是:电动汽车的电磁辐射会导致司机产生严重的健康问题。轻则腿毛掉光、掉发秃顶,重则心梗脑梗,当场去 ...

观点 1 2022-08-06
用人体作电池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未来?

用人体作电池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未来?

如今,为开发新能源,一些科学家正在把研究课题伸向人类自身的生物能。根据科学测算,人一生中所发出的生物能约有50%被浪费掉,而如果能对这些能量采取适当措施加以利用,对于能源领域带来的变化将是颠覆性的——这将彻底改变人们对于能源获取的方法和途径。

观点 1 2022-08-06
戒不掉“日咖”,也躲不过“夜酒”

戒不掉“日咖”,也躲不过“夜酒”

「美酒加咖啡,一杯接一杯。」 这是邓丽君年代的人性洞察,午后的咖啡和午夜的酒,同样让人上头。 来到当下,「日咖夜酒」不仅成了年轻人的新晋生活方式,更是咖啡店和酒吧兴奋捕捉的商机。如果说之前还是一种商业增量补充,到了后疫情时代,「日咖」和 ...

观点 0 2022-08-06
华为新机或放弃瀑布屏,曲面屏终究还是失宠了

华为新机或放弃瀑布屏,曲面屏终究还是失宠了

如果你对于智能手机产品有所关注可能已经发现,最近这一两年来曲面屏机型俨然已经越来越少了,旗舰产品也几乎不再将“曲面屏”作为卖点。而在日前根据相关爆料信息显示,华为Mate 50系列也将放弃使用了两代的瀑布屏设计,即将亮相的Mate 50 Pro有望成为该系 ...

观点 2 2022-08-06
官方通报43人中毒1人死亡事件,奥美医疗延迟5天公告,有信披违规“前科”

官方通报43人中毒1人死亡事件,奥美医疗延迟5天公告,有信披违规“前科”

医用耗材龙头企业奥美医疗(002950.SZ)首次投入生产PET塑料硬盒包装流程,不料酿成40多名员工中毒的安全事故,其中一人还在治疗时突发心梗病故。

观点 0 2022-08-06
自动驾驶的焦虑,藏在车企的恩怨情仇里

自动驾驶的焦虑,藏在车企的恩怨情仇里

在那篇刷屏的《天才、忽悠与炮灰》中,谈及自动驾驶行业里的人事恩怨,小马智行的表现算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观点 0 2022-08-06
泸州老窖啃老本,1573难“冲三”

泸州老窖啃老本,1573难“冲三”

“你能听到的历史124年,你能看到的历史162年,你能品味的历史428年,国窖1573。” 这句经典的广告词停留在很多80、90后的记忆中,而“能品味到的历史”,从428年变成了449年。 这款即将有450年历史的国窖1573正身负重担,带着泸州老窖(000568.SZ)向白酒第三的 ...

观点 0 2022-08-06
限定“浪漫”正降温

限定“浪漫”正降温

“七夕不咕呱,蛙瑞喜欢你”“浪漫的不是男朋友,是乾昌珠宝”...... 七夕,于消费者是互赠礼物表达爱意的节日,于品牌,正是最好的“冲业绩”节点。在瑞幸、乾昌珠宝等七夕营销动作引起一众热议的同时,一向重点发力这个“浪漫经济”的化妆品品牌们,也正奔波在 ...

观点 0 2022-08-06
芒果TV补上“剧集”这块板了吗?

芒果TV补上“剧集”这块板了吗?

芒果TV综艺的强势和剧集版块的不足,行业对此早已有比较明显的认识。但自去年5月推出季风剧场后,芒果TV补上剧集短板的积极态度是明显的。特别是今年5月湖南卫视和芒果TV举行“逆风双打”联合招商会时公布了一系列剧集片单,其中既有多种题材的季风剧场新作 ...

观点 0 2022-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