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的焦虑,藏在车企的恩怨情仇里

观点 | 2022-08-06| 2

在那篇刷屏的《天才、忽悠与炮灰》中,谈及自动驾驶行业里的人事恩怨,小马智行的表现算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小马智行,作为如今唯一一家从头到尾没有公开闹到分崩离析的百度系Robotaxi创业公司,的确享受到了国内Robotaxi赛道里‘首屈一指’的荣誉。”

这句不经意间的夸赞,如今看来有些“毒奶”的意味 — —8月2日,小马智行宣布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前技术人员潘震皓、孙又晗及其所经营的擎天智卡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索赔金额达6000万元。

案件中,被起诉的擎天智卡是一家致力于自动驾驶卡车技术研发以及物流运输的公司,发起人正是原小马智卡CTO潘震皓以及美国团队的规划控制负责人孙又晗。

国内自动驾驶行业发展至今,人才频繁出走已经成为常态,百度集团副总裁袁佛玉近期对此评论道,“不要把注意力都放在几个人的身上,团队整体的作战能力才是自动驾驶这种极其复杂的业务的核心竞争力。”

回到此次事件中,尽管案件最终走向暂不可知,但考虑到类似的事情在业内上演过数次,无疑再次将外界的目光吸引到整个圈子里的恩怨情仇上。

躲不掉的官司

提起自动驾驶,多半绕不开百度。

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曾这样评价,“借用马云的话就是,我们拿着望远镜向后看,都看不到竞争对手。”

受谷歌影响,百度于2013年成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开始布局自动驾驶;2015年正式成立自动驾驶事业部,时任高级副总裁的王劲担任该事业部总经理。

彼时,随着整个行业的推进,陆续有技术人才从百度离职出走,投入到自动驾驶创业浪潮中。其中不乏小马智行、地平线、禾多科技等后来的明星企业。也因此,百度一度被称为中国自动驾驶界的“黄埔军校”。

然而,这些从百度出走的技术大牛所创立的自动驾驶企业, 在业务上不免与老东家产生竞对,碰撞摩擦中自然伴随着争议与纠纷。

其中,闹得最轰轰烈烈的当数被称为“自动驾驶第一人”的百度老将王劲。2017年12月,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其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其所经营的景驰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该案中,百度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百度的商业秘密,包括并不限于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并判令两被告共同赔偿其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00万元等。

百度的“恼羞成怒”并非毫无根据。在2017年3月27日,王劲在出席活动时,突然单方面宣布创业。而就在两天后,他本人的公开头衔已经是景驰公司创始人兼CEO。

随着双方矛盾激烈,景驰公司相关人才信息也进一步曝光。比如CTO是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旭,还有一位编程界素有“陈教主”之称的前百度T9陈世熹,后者内部传闻一向低调的百度老板娘马东敏都曾出面安抚。

人才流失之外,那时市面上还有一种声音,认为景驰科技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很难想象没“拿”百度的技术。

景驰于4月3日成立,仅在成立一个月之后,就完成了首次封闭道路无人驾驶路测;此后更是在7月之前先后获得加州DMV路测牌照,以及完成首次开放道路无人驾驶路测。

经历了一系列扯皮风波,最终王劲被踢出景驰董事会,短暂销声匿迹后,又创立了自动驾驶公司“中智行”。而景驰科技则在2018年10月改名文远知行,以期消除负面影响。

此事最新进展发生在2020年2月28日,中智行发表声明称,百度已于日前撤销对王劲侵害商业秘密侵权案的诉讼,王劲也在自己的微博上发文称:“清者自清浊者浊,不忘初心”。

碰巧的是, 在王劲一案闹得沸沸扬扬的同期,另一家“百度系”自动驾驶明星企业Roadstar.ai也卷入了人事恩怨中。

Roadstar.ai创始团队里三位高管,均来自前百度无人车团队——CEO佟显侨、CTO衡量、首席科学家周光。2018年3月28日,Roadstar宣布获得1.28亿美元A轮融资,刷新国内同行单轮融资最高纪录。

但时隔一年,2019年1月21日,Roadstar.ai发布公告称,由于联合创始人周光多个行为违反《公司法》及星行科技章程,所以决定罢免周光在本公司的一切职务。

在这场内讧事件公开后,投资方随之介入协调,最终股东强制要求清盘退出。 这可以说是一起始于创始团队分裂、终结于投资方逼宫的经典失败案例。

事后,当初共同创业的三大创始人,又各自开启了新的征程。依旧活跃的是周光,创立了一家自动驾驶公司,也就是现在的元戎启行。

资本开了个玩笑

创始人同样来自“百度系”的小马智行,终究也未能逃脱魔咒。

不过,在探究小马智行与擎天智卡之间的纠纷细节之前,还需要洞悉小马智行的业务逻辑。

目前,在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商用领域,市场中最常见的落地场景是Robotaxi以及智慧物流的自动驾驶卡车Robotruck。作为直奔L4“跨越式”路线的代表玩家,小马智行也在两种场景上都有所布局。

「科技新知」在《谁握着Robotaxi商业化的方向盘?》一文中,已经论述过Robotaxi商业化需要面临技术、资金、运营、监管等多重因素的制约。

这里主要看此案中涉及的自动驾驶卡车Robotruck场景。 此前在2021年3月,小马正式发布卡车业务独立品牌“小马智卡”。

由于高速公路的道路基础设施和车辆行驶条件较好,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难度较低,面向高速公路干线物流场景的Robotruck,被认为是能率先实现商业化落地的场景之一。

即便如此,Robotruck项目亦需要投入不少资源,而这也是“小马智卡”业务中途变向的原因。

考虑到自动驾驶的烧钱速度,小马智行去年开启了赴美上市计划。2021年7月,彭军进行上市路演,计划募资10-15亿美元。但在8月中旬由于地缘政治摩擦,不得不暂缓计划。

变故由此发生,据《晚点LatePost》报道,9月中旬的一次团队沟通会上,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CEO彭军和CTO楼天城宣布将卡车自动驾驶研发团队并入乘用车研发团队。

不难看出,这是一次资金链紧张背景下的断臂求生。 可也正是在此次调整中,卡车部门自动驾驶技术总负责人潘震皓、小马智卡美国团队的规划控制负责人孙又晗等人先后离职。

商业又总是难以预料的。新的变化发生在今年3月7日,小马智行成功补充弹药,宣布完成D轮融资的首次交割,整体估值达85亿美元,较上轮融资提升约65%,现金流达近10亿美元。

或许是随着“钱包重新鼓起”,小马智行重新加码自动驾驶卡车业务。

就在7月28日,小马智行在战略分享会上宣布与三一重卡成立合资公司,年内开启自动驾驶卡车小规模量产,预计2024年大规模量产。

窘境由此到来,此前离职的“自家人”创办的同领域企业羽翼渐丰,与小马智行的自动驾驶卡车业务产生直接竞争。

其中,曾担任小马智行投融资负责人的赵睿璇,成立行猩科技,切入自动驾驶电动卡车业务,原小马智行创始成员之一的肖波为其联合创始人兼CTO。

此外,曾是小马智行国内自动驾驶PnC(规划与控制)组负责人孙浩文,现是自动驾驶干线物流企业千挂科技联合创始人。

再算上擎天智卡,小马智行已经一口气“裂变”出三家自动驾驶卡车企业。

回到此次诉讼上,根据彭军《致全体员工信》披露,小马智行发现擎天智卡在多处技术细节及业务逻辑上与自身高度相似,涉嫌侵犯商业秘密。

据悉,潘震皓、孙又晗均签署了专有信息和发明协议,明确约定其在小马智行期间创造的知识产权归小马智行所有,同时约定了保密义务,不得将公司的保密信息用于小马智行本职工作之外的其他用途。

公开信息显示,潘震皓加入小马智行后,负责过一段时间旧金山湾区的路测项目,而去年2021年11月刚刚成立的擎天智卡, 如今已经获得自动驾驶卡车路测牌照,这超出了正常行业节奏。

此外,在融资层面,擎天智卡曾在年初完成了近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由五源资本独家投资。而早在2018年初,当时尚未更名五源的晨兴资本在小马智行的A轮中就是领投,可谓更是挖了墙角。

从这个角度来看,小马此次诉讼应有之义,也有杀鸡儆猴的味道。

前途仍未卜

《天才、忽悠与炮灰》一文中,将自动驾驶企业的内耗问题归咎于三个决定性因素:研发与商业团队对话语权的争夺,资本在所谓信念面前的压倒性优势,以及“未卜的前途”。

放之此事,三大因素可谓在小马智行卡车业务中或明或暗显现,特别是“未卜的前途”。

小马智行CTO楼天城曾这样描述吸引和留住人才的方式:“顶尖人才需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成功。别的东西我们可能没有,但我们还有一个真正成功的可能。”

往事不可追,卡车业务技术人才流失已成事实。至于现阶段,对于小马智行而言,这个有待验证的“成功的可能”,更值得外界关注。

尽管已经完成D轮融资,但在获得新的“弹药”同时,一方面是商业化落地难题带来的支出高企,一方面是估值过高引发的融资困境,再加上如今的美股IPO窗口收窄, 或许也将让小马智行加速走向另一个极端。

「科技新知」此前在《小马智行“独角”,套上资本绞索》中分析过:D轮之后较高的估值并不是好事,当业绩已无法支撑高点估值的涨势,却又无法自降身价,便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考虑到小马智行采用了VIE架构,在不拆解架构的情况下,赴港上市是一个最大可能的选择。但对于收入、利润微薄,且还要持续烧钱的自动驾驶公司,港股势必不会给到一个高估值。

在此前提下,小马智行难免需要开源节流。8月2日,小马智行宣布Robotaxi将在曹操出行北京地区上线,目前已在国内布局了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座城市。

尽管Robotaxi已正式进入运营阶段,但距离展现全部的商业价值为时尚远。 毕竟,楼天城也曾坦承,Robotaxi商业模式需要满足无人化和规模化量产两大条件。

另一方面,上市虽被当作自动驾驶企业的一大追求,但就算成功上市也远远不是终局。

就在8月3日,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图森未来发布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二季度图森未来营收260万美元;净亏损1.09亿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1.17亿美元。

2021年4月,作为“自动驾驶第一股”的图森未来上市后备受关注,但其股价如今较历史最高点则跌去了80%,从此次财报来看,短期谈论盈利还为时过早,其商业化之路还需要较长时间。

这场由谷歌发起的全球自动驾驶竞赛,中国的玩家们犹如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但想要达到彼岸,要比想象中更难。

参考资料:

虎嗅《天才、忽悠与炮灰》

投中网《索赔6000万,小马智行把前CTO给告了》

晚点《自动驾驶独角兽小马智行调整卡车部门,技术骨干离职创业》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毒胶水”溜进了医疗公司

“毒胶水”溜进了医疗公司

与稳健医疗、振德医疗并称为“国内三大医用敷料龙头”的奥美医疗,因“毒胶水”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该事件已造成1人心梗死亡,43人中毒,270人有接触史。荆门市卫健委已介入调查。

观点 9 2022-08-06
男人“力不从心”,别怪电动汽车

男人“力不从心”,别怪电动汽车

尽管是一项纯粹的科技产品,但电动汽车从不乏都市传说。 早在2015年深圳开始推广纯电动出租车时,关于电动汽车的都市传说便甚嚣尘上,首当其冲的便是:电动汽车的电磁辐射会导致司机产生严重的健康问题。轻则腿毛掉光、掉发秃顶,重则心梗脑梗,当场去 ...

观点 3 2022-08-06
用人体作电池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未来?

用人体作电池的世界,是一个怎样的未来?

如今,为开发新能源,一些科学家正在把研究课题伸向人类自身的生物能。根据科学测算,人一生中所发出的生物能约有50%被浪费掉,而如果能对这些能量采取适当措施加以利用,对于能源领域带来的变化将是颠覆性的——这将彻底改变人们对于能源获取的方法和途径。

观点 3 2022-08-06
戒不掉“日咖”,也躲不过“夜酒”

戒不掉“日咖”,也躲不过“夜酒”

「美酒加咖啡,一杯接一杯。」 这是邓丽君年代的人性洞察,午后的咖啡和午夜的酒,同样让人上头。 来到当下,「日咖夜酒」不仅成了年轻人的新晋生活方式,更是咖啡店和酒吧兴奋捕捉的商机。如果说之前还是一种商业增量补充,到了后疫情时代,「日咖」和 ...

观点 0 2022-08-06
华为新机或放弃瀑布屏,曲面屏终究还是失宠了

华为新机或放弃瀑布屏,曲面屏终究还是失宠了

如果你对于智能手机产品有所关注可能已经发现,最近这一两年来曲面屏机型俨然已经越来越少了,旗舰产品也几乎不再将“曲面屏”作为卖点。而在日前根据相关爆料信息显示,华为Mate 50系列也将放弃使用了两代的瀑布屏设计,即将亮相的Mate 50 Pro有望成为该系 ...

观点 2 2022-08-06
官方通报43人中毒1人死亡事件,奥美医疗延迟5天公告,有信披违规“前科”

官方通报43人中毒1人死亡事件,奥美医疗延迟5天公告,有信披违规“前科”

医用耗材龙头企业奥美医疗(002950.SZ)首次投入生产PET塑料硬盒包装流程,不料酿成40多名员工中毒的安全事故,其中一人还在治疗时突发心梗病故。

观点 0 2022-08-06
自动驾驶的焦虑,藏在车企的恩怨情仇里

自动驾驶的焦虑,藏在车企的恩怨情仇里

在那篇刷屏的《天才、忽悠与炮灰》中,谈及自动驾驶行业里的人事恩怨,小马智行的表现算是矮子里面拔将军:

观点 2 2022-08-06
泸州老窖啃老本,1573难“冲三”

泸州老窖啃老本,1573难“冲三”

“你能听到的历史124年,你能看到的历史162年,你能品味的历史428年,国窖1573。” 这句经典的广告词停留在很多80、90后的记忆中,而“能品味到的历史”,从428年变成了449年。 这款即将有450年历史的国窖1573正身负重担,带着泸州老窖(000568.SZ)向白酒第三的 ...

观点 2 2022-08-06
限定“浪漫”正降温

限定“浪漫”正降温

“七夕不咕呱,蛙瑞喜欢你”“浪漫的不是男朋友,是乾昌珠宝”...... 七夕,于消费者是互赠礼物表达爱意的节日,于品牌,正是最好的“冲业绩”节点。在瑞幸、乾昌珠宝等七夕营销动作引起一众热议的同时,一向重点发力这个“浪漫经济”的化妆品品牌们,也正奔波在 ...

观点 2 2022-08-06
芒果TV补上“剧集”这块板了吗?

芒果TV补上“剧集”这块板了吗?

芒果TV综艺的强势和剧集版块的不足,行业对此早已有比较明显的认识。但自去年5月推出季风剧场后,芒果TV补上剧集短板的积极态度是明显的。特别是今年5月湖南卫视和芒果TV举行“逆风双打”联合招商会时公布了一系列剧集片单,其中既有多种题材的季风剧场新作 ...

观点 2 2022-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