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抽佣70%?藏在水滴筹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观点 | 2022-08-23| 18

近日,水滴筹的筹款中介抽成比例可以高达30%-70%的事件迅速成为众矢之的,水滴筹也因此事登上微博热搜第一,让人们再一次关注到了公益背后的“生意经”。

在水滴筹多年的发展历程中,被曝出的争议性事件并不算少,前有“放水式”审核,后有“扫楼式”筹款,一度让这家机构陷入信任危机中。

1、“最高抽佣70%”?官方回应

8月17日,水滴筹举行媒体沟通会,披露打击恶意推广的相关数据,“截至目前水滴筹累计管控恶意推广案例800余起,管控恶意推广的用户账号600多个”,并证实了当中的筹款中介从中抽成比例最高达70%。

8月21日,“水滴筹筹款中介抽成最高达70%”的话题再次登上热搜,随着事件热度持续升温,水滴筹再次发布声明称,所谓的筹款中介是由部分恶意推广的第三方商业组织运作,为筹款人提供不正当筹款方式的服务。

针对水滴筹筹款的抽成问题,声明回应称,在接近六年的时间里,一直是水滴公司全额补贴水滴筹平台的运营成本。一直到今年4月,水滴筹试运行收取筹款金额的3%作为服务费(除此之外,第三方支付平台收取0.6%支付通道费用),用于维持平台运营。

水滴筹CEO沈鹏转发了该声明,并表示对于此类行为,水滴筹采取零容忍态度,坚决抵制和打击。

对于高于筹款额3.6%的抽佣组织,水滴筹表示,这些组织与水滴筹没有任何关系,顶着的所谓”筹款中介“的名字,也是外界使用来称呼它们的一个用词,我们更愿意称呼其为第三方恶意推广。自发现此类灰产出现后,我们就在着手进行打击了,目前已基本能做到有效识别打击,此类行为出现的数量也很少了。

2、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不可否认,作为一家互联网互助平台,水滴筹一直以公益平台自称。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借遍亲朋好友后,唯一的希望则是借助网络众筹平台,这些平台也一度成为做善事的典范。

根据水滴筹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水滴公司旗下个人大病求助平台水滴筹,截至2022年3月31日,累计帮助大病患者近250万人,筹款规模约509亿元。

就是这样一个号称“大病救助”平台,最近却让一个进了ICU抢救的老父亲,在水滴筹平台上筹集约12500元的善款后,在结算那天,却只拿到了8040元,相当于抽佣高达36%。

6月份,《中国慈善家》一篇名为《大病筹款灰色链条:“职业筹款推广人”最多抽走7成爱心款》的调查报道,揭露了依附于大病筹款行业的灰色链条。

报道指出,有水滴筹的筹款人在发布大病筹款链接后,接到多位专业推广人员的电话,对方表示可以提供推广服务并能保证筹款效果,但要求筹款人在筹款成功后将一半的筹款费作为“服务费”分给推广人。

而大病众筹“职业推广人”将这一费率抬高到70%,甚至有些推广人还会要求在筹款链接中填写其提供的收款账户。这就意味着,网络上爱心人士所捐助的善款,至少一半流入了“中间商”的腰包。

此后,之前平台存在的“放水式”审核、“扫楼式”筹款,已经让这家机构陷入信任危机中。

2019年,彼时德云社签约演员吴鹤臣因脑出血住院,家属为其在水滴筹平台发起筹款,募捐金额高达百万的规模。

不过,后来有人曝出,吴鹤臣的家庭有车有房,经济条件不算差,其妻还在筹款期间消费了一款新手机。这让网友们炸开了锅,矛头直指水滴筹这类平台审核门槛、信息保真能力等方面。

众筹之家创始人曾对《新快报》表示,水滴公司为了快速抢占市场,更侧重于追求海量用户的增长,必然在资料审核方面比较宽松。

同样在2019年,水滴筹这类公益平台还被指出存在“扫楼式筹款”。水滴筹线下服务人员被指在医院扫楼寻找求助者,随意填写金额,不审核甚至隐瞒求助者财产状况,还为每个用户准备了一套催人泪下的文案模版。

造成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可能与末尾淘汰制导致工作“变异”有关,为了多拿佣金,地推员只好先把“客户”拉过来,当这些“客户”被拉到平台后,再推销保险也是背后的灰色产业链之一。

据水滴筹《招股书》显示,保险业务才是水滴筹的核心业务收入来源。根据2021年上市时公布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其保险经纪收入在总收入中的比重达到了89.1%。

3、互联网互助平台到底赚不赚钱?

水滴筹成立于2016年,从诞生之初以“0手续费”的模式来吸引用户。一个残酷的事实是,水滴筹长期以来都在赔钱。

作为依靠互联网发展的水滴公司,底层运营逻辑和其他多数互联网公司一样—烧钱获客。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水滴公司用户获取和品牌建设的营销费用分别为8629.9万元、7.93亿元和17.43亿元。而同期水滴筹的净亏损分别为2.092亿元、3.215亿元、6.639亿元。也就是说四年间,水滴筹亏损了将近26亿元。

一直到去年四季度,水滴筹才真正实现“扭亏为盈”,调整后净利润约为590万元。但值得一提的是,“转盈”并非由于水滴筹推出了新业务模式或找到了新增长点,主要通过控制成本实现。

数据显示,2021年四季度水滴筹的营收同比2020年下降了27.3%,与此同时,销售和营销费用比上一季度环比下降了69.2%,总运营成本和费用环比下降47.5%。换句话说,盈利主要得益于营销费用的下降。

水滴筹曾在微博公开表示“不盈利”,但同时又补充道,“水滴公司有其他盈利业务”。水滴公司的主要收入来自保险业务板块。

今年一季度,水滴公司保险相关收入为6.282亿元,主要分为保险经纪收入和技术服务收入,前者是通过销售保险产品,从保险公司获得佣金,后者是为保险机构提供技术服务,获得服务费。

截至一季度末,水滴保服务的保险客户数超过1.11亿,付费保险客户数超过2880万;重疾险产品贡献的首年保费占比升至27.6%;水滴保整体的复购率和续订率分别提升至70%以上和90%以上。

另一方面,水滴筹表示,五年多来持续为大病患者补贴平台运营成本,平台也因此承受较大的运营压力。为此,水滴筹从4月7日起试运行向单个筹款项目收取提现金额3%的平台服务费,且单个筹款项目最高不超过5000元。

暂且不论这种生意有何不妥,当善良者的同情心变得有利可图时,谁来监督“公益引流+商业盈利”的模式?欢迎留言讨论。

相关推荐相关推荐

互联网公司的“花名”,其实是在玩管理“花招”?

互联网公司的“花名”,其实是在玩管理“花招”?

入职互联网公司刚满两年的小白,最近被裁员了,但他发现他失去的不仅仅只是一份工作。

观点 6 2022-11-11
纯电重卡:站在资本的风口与骨感的现实之间

纯电重卡:站在资本的风口与骨感的现实之间

马斯克在中国的门徒,多数人关注蔚小理的创始人,但横向梳理吉利在出行领域以及科技行业的布局,从理念到执行能力,李书福是马斯克最真诚的研究与践行者。

观点 6 2022-11-11
苹果砍单,歌尔祭天?

苹果砍单,歌尔祭天?

谁能想到一只白马股,因为丢了一份33亿元的大单,迎来股价雪崩! 11月8日晚,歌尔股份发表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境外某大客户的通知,暂停生产其一款智能声学整机产品。本次业务变动预计影响2022年度营业收入不超过人民币33亿元,约占公司2021年度经审计 ...

观点 6 2022-11-11
“仰望”高端市场的比亚迪,新车能让车主“仰望”吗?

“仰望”高端市场的比亚迪,新车能让车主“仰望”吗?

为了抠下“低端车”、“网约车”标签,比亚迪决定要争一口气。 华夏能源网获悉,11月8日,比亚迪(SZ:002594)正式公布旗下高端汽车品牌名称——“仰望”。仰望品牌产品预计将于2023年第一季度发布,预计车辆售价在 80万-150 万元,具体价格将在相关车型上市时 ...

观点 6 2022-11-11
体育NFT想“割韭菜”不容易?

体育NFT想“割韭菜”不容易?

有人坚信NFT的价值,有人则质疑其科技的幻象外衣;有人认为泡沫破灭了,也有人认为目前只是周期性波动。 当前的NFT行业宛若一个矛盾综合体。

观点 6 2022-11-11
连续变阵又吃罚单:离开左晖“怀抱”的自如,还要面对风雨

连续变阵又吃罚单:离开左晖“怀抱”的自如,还要面对风雨

在链家的大树底下成长起来的自如,正在经历大变阵。 今年9月底,“北京自如生活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北京自如住房租赁有限公司”(简称“自如租赁”)。 同时,自如租赁的两位董事单一刚、左晖退出,周艺君继续担任法定代表人。其中的左晖即为链家创始 ...

观点 6 2022-11-11
估值千亿,广汽埃安的“喜”与“忧”

估值千亿,广汽埃安的“喜”与“忧”

今年,广汽埃安颇有些春风得意的意思。 年初,当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语出惊人,声称至少要把现在的“蔚小理”变成“埃小蔚”时,业界还争议不断,但现在看来,至少把“埃”放在首位是毫无争议的。 根据乘联会最新发布的10月新能源车销量排行榜,广汽埃安以30 ...

观点 7 2022-11-11
淘宝抢人、视频号奇袭抖音,今年双11谁是赢家?

淘宝抢人、视频号奇袭抖音,今年双11谁是赢家?

一条马斯克在采访中追问马云去向的短视频,持续火爆在各个短视频平台。一个是世界首富,一个是前中国首富。马斯克一再发出灵魂拷问:杰克马去哪了?

观点 6 2022-11-11
当越来越复杂的双十一,遇到越来越理性的消费者

当越来越复杂的双十一,遇到越来越理性的消费者

双十一的第一波快递刚刚到手开箱,第二波接踵而至,还有5个小时就是双十一的正日子了。大促之前,各种营销活动和广告宣传将狂欢的氛围推至最高,不买点儿什么仿佛就错过了一个亿。然而,就在“买买买”的呼声之下,“理性购物”的声音也逐渐被放大。

观点 6 2022-11-11
Twitter姓“马”之后

Twitter姓“马”之后

3700,这不是Twitter的员工数,而是它裁员的数量。 就在马斯克入主Twitter的一周之后,公司接近50%的员工在一夜之间被裁。大部分员工甚至没有和HR会面的机会,一切都是通过一封简单而直接的邮件传达的。留下的员工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同事是否还在,只能 ...

观点 6 2022-11-11